解冻肉放一晚上可以吗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14

解冻肉放一晚上可以吗剧情介绍

。





“看来我需要先把这位喝多了的妹子送回去了!”…

那样就真的成了好心办坏事了。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心停下!” 蔺修观对着眼前的马夫低声说道,后者乖乖的让马车停下,远远的看着从山林中走上官道的马队,那黑衣骑士的样子顿时表明了他们的身份——沙鬼门的骑兵! 这样的骑兵蔺修观在耀州城的时候也是见过不少,可是如今如此连绵不绝的车队,却是很少见到的,蔺修观斟酌着这些人的动向,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对着马夫说道:“我们现在渡河向前冲去,能不能赶在他们之前冲到固原城?” “这恐怕不能,主子马车和马匹是不一样的,到了一定的地方,说上不去就上不去了,咱们不是骑兵,没法子的!” 马夫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主子,从前自负中带着风流脾性的蔺修观如今就像是长大成人了一样,沉稳中带着干练,让人很不适应! “如果我骑着马冲呢?你和马车留在这里,如何?” 蔺修观淡然的看着眼前的马夫,后者微微一愣,看着面前的两匹马,低声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要是让人发现了,您可就完了啊!” “好,我知道了!” 蔺修观点点头,对着马夫大手一挥说道:“卸车!” 说完,就跳下马车,在寒冷的冬夜,将眼前的马车车架从马背上拿下来,然后拉着一匹马,坐着一匹马,就悄然度过了结冰的黄河,然后到了东岸,疯狂的拍打着马背,向着北方冲了过去! “什么人!” 正在带着黑衣骑兵前进的何钦元猛然间听到耳边传来错杂的马蹄声,紧接着朝对岸看去,只看到两匹骏马正在河岸边飞驰,上面只坐了一个人,飞驰的速度极快,而且看样子十分像是着急前往固原城回报情况的细作! “给我追!” 毕竟是沙鬼门十三家中何家的大公子,虽然知道这次的队伍由代理门主穆洛柯带领,但是打头阵的何钦元还是直接招呼起身边的黑衣骑兵,冲向黄河对岸追赶起夺路狂奔的蔺修观! 听到身后传来密集的马蹄声,蔺修观更是不敢大意,连回头看的想法都没有,只是一个劲儿的拍打着胯下的马匹,希望尽快和身后的追兵拉开距离,但是蔺修观很快忘记了,自己胯下的骏马只是用来拉马车的驽马,和沙鬼门用来烧杀抢掠的战马却不是一个等级的,不等奔出几千米,身后的何钦元就带着人杀到了尽头,而此时的蔺修观胯下的驽马已经有点吃不消了! “换马!” 蔺修观的脑海中顿时闪出了这样一个念头,看着崎岖的河岸沙土路,蔺修观的身躯一阵,猛然间将身边空跑了很长时间的驽马拉到身前,然后纵身一跃,从这匹马跳到了那匹马的背上,然后不等拉住刚才那匹马的缰绳,就听到身后猛然间传来一声破空的声音,一支利箭狠狠的此中刚才自己坐着的马屁股上,顿时,这马儿哀嚎一声,风一样的冲向旁边的盐碱地,蔺修观无可奈何,松开马的缰绳,然后将身体尽量的匍匐在马儿的背上,然后看着身后越来越近的箭雨,蔺修观心中一恨,猛然间从自己的袖口抽出平日里用来防身的匕首,对着自己胯下的马肚子就是一刀! 顿时,鲜血如注,马儿嘶鸣不断,蔺修观胯下的驽马仿佛受了惊一样,根本不管马背上的蔺修观,疯狂的向前冲锋而去,一路上撞开篱笆,撞开垃圾堆,总之连脚下的路况都不再注意,只是一个劲儿的向前猛冲,如同发了疯一样! 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胯下的驽马弄的散架了,蔺修观累得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身后确实被拉开距离的追兵,蔺修观的脸色从才稍微好点,用手堵住胯下驽马的伤口,蔺修观努力站直自己的身体,朝着远方看去,只看到远远的一座孤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虽然距离自己的距离还挺远,但是能够看到城池的轮廓,蔺修观感觉自己已经是十分的幸运了,安抚了一下停歇下来的驽马,蔺修观调整了一下马头,刚刚要冲向西北方向的城池之上,就听到前方一阵冷笑传来,黑暗中,三十几名黑衣骑士排成一排,正在前方等待着自己的到来! “这……” 看到熟悉的沙鬼门黑衣骑兵的样子,蔺修观的身躯猛然间如坠冰窟,看着这些人在黑暗中明闪闪的刀锋,蔺修观的脸色一阵煞白,不等对方说出话来,自己主动承认到:“不错!我就是代表穆门主前往秦皇门报信的人,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啊?” 听到蔺修观义正言辞的话语,正在带着人前来围堵蔺修观的何钦元顿时杀了眼睛,周围的黑衣骑兵也是一阵愕然,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蔺修观,众人的目光中都闪烁疑惑的神情! “你再说一遍!” 何钦元挥舞着手中的大刀,从队列中骑马走出,看着眼前一脸肃然的蔺修观,眼中的神情复杂而多样,充满了警觉和怀疑! “我说,我是奉了穆门主的命令,前往秦皇门报信,将阁下的行踪报告给秦皇门门主秦渊,然后借刀杀人,在固原城城下将您杀害,如此一来,我穆门主的竞争对手就不存在了!” 蔺修观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何钦元,脸上的表情肃穆而悠然,说出来的话如果不是内心知道答案的话,恐怕连他自己都要相信自己的话了! “好啊,穆洛柯,你这个王八蛋,我记住你了!” 何钦元恶狠狠的对着地上啐了一口,然后也不等眼前的蔺修观做多余的解释,直接挥手让身边的人上前将蔺修观抓住,后者微微一愣,猛然间将手中的匕首对着何钦元扔了过去,然后也不管后者是不是被自己打伤了,直接嚎叫一声:“他死了!” 说完就驾驶着驽马夺路而逃,从这队骑兵的侧面冲了过去,后者乱作一团,不少人竟然真的去询问何钦元的伤情如何,后者大骂着将在空中被接住的匕首扔在地上,然后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对着手下怒吼道:“孩他娘愣着干什么?给我追,追上这小子,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说完,就调转马头冲向前面的蔺修观,后者跨着驽马,一个劲儿的度过黄河,然后冲到官道上面,也不管浑身的冰凉,只是一个劲儿的向前冲去,然后一边冲锋,一边对着空中大喊:“沙鬼门杀过来的!沙鬼门杀过来了!” 阵阵呐喊声让固原城南面的居民们顿时紧张起来,不少听到叫声的居民纷纷收拾细软,然后朝着四面的山林逃去,整个官道上一片杂乱,给后来追上来的何钦元等人造成了不少的困难! “妈的,难道天要亡我?” 看到前面的三道壕沟和固原城南面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的战场,蔺修观胯下的驽马忽然哀嚎一声,狠狠的摔在了一道壕沟当中,蔺修观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后面追赶的何钦元等人已经到了固原城的南门前站好,看着远处的蔺修观,二话不说,掏出背上的马弓,对着蔺修观就是一阵箭雨刺来! “啊!” 惨叫声从蔺修观的口中发出,正在攀爬第三层壕沟的蔺修观哀嚎一声,摔倒在了冻得硬邦邦的泥土上面,远远的望着前面灯影稀疏的城墙,蔺修观的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迸溅出了恐怖的想法! “我不能死,我还要建功立业!” “前面的兄弟们,沙鬼门的人杀过来了!放箭啊!” 蔺修观对着前面的固原城南城门大喊一声,整个人顿时声嘶力竭,重重的摔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然后痛苦的昏了过去…… “簌簌簌!” 三声诡异的破空声猛然间从远处的城墙飞了过来,正要将地上的蔺修观拉到马背上的何钦元猛然间抬头一看,只感觉远处的城墙上似乎有一阵机械碰撞的声音传来,整个人好奇的看着远处,希望能够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 “这样的距离,箭雨根本不可能飞过来的!” 何钦元喃喃的说着,正要扭头将地上的蔺修观拉起来,只感觉眼前精光一闪,自己的脑袋顿时飞了起来,看着前面马背上的无头尸体,何钦元感觉自己似乎很是熟悉,但是有那样的陌生,远远的望着四周的白雾,何钦元的眼睛前面一片冰冷,紧接着就陷入到了深沉的黑暗当中! “给我放!” 对着旁边的三名弩机手大吼着,镇守南门的甄震用手中的望远镜看着正在壕沟前面聚集的黑衣骑兵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从战场上缴获来的十二架的弩机刚好每个城门配备三架,结果刚刚用了不到一天,这些东西就派上了用场,看着在弓箭射程外聚集的黑衣骑兵们,甄震也不客气,一边让人紧闭着大门,一边让身边的弩机手们尽情的训练,这种坚硬的弩枪只要战场上结束,就可以重新回收,自然不担心消耗的问题,虽然偶有磨损,但是修修补补也是很容易的,这一点甄震已经弄清楚了! “簌簌簌!” 又是三声弩机的声音传来,刚刚失去头目的沙鬼门众人顿时杀了眼睛,看了看已经昏死在地上的蔺修观,和已经变成无头尸体的何钦元,这群烧杀掳掠很是拿手的乌合之众忽然发出一阵惨叫,然后就拍打着胯下的骏马,逃离了固原城的南城门,鬼知道上面的弩机能够发射出多远的弩枪。.. 这些珍惜自己生命的黑衣骑士,纷纷溃退之后,城墙上的甄震就打算收手,不过从望远镜中看着外面空地上的几匹骏马,甄震还是忍不住站起身来,领着一直小队,小心翼翼的出了城,然后到了战壕前面,将这些战马拉回城中,也是到这个时候,一个还算机灵的小哥才猛然间发现,刚才大家觉得已经死了的倒霉蛋,竟然还残存些空气! “看这个人的打扮,估计是情报队的高级间谍吧,穿的这么好,给他带回去!” 甄震对着那名发现蔺修观没死的小兵笑笑,然后就不以为然的跨上骏马,带着大家进入到了固原城当中,也是到这个时候,甄震才发现,蔺修观刚才怒吼的信息断然没有半点错误,刚刚关上城门上了城墙,一大群的黑衣骑士就重新聚集在了固原城的南门,在损失了几名黑衣骑兵之后,将固原城围得水泄不通…… (本章完)





而不是因为那两块石料有好东西!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去?” 宋威简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贺兰荣乐,后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坚定异常的摆手说道:“对,不去,告诉秦门主,有事情的话欢迎到青龙谷来商量,我贺兰荣乐好酒好菜备好,等着秦门主过来商讨大事,但是现在我青龙谷中也是事务繁忙,大部队前往定远城中,这两天也来了不少黄府禁卫军的人马,所以为了避免给秦门主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我觉得还是带在青龙谷当中比较妥当,毕竟如今这个场面,我要是不在这里坐镇的话,那些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闹起来的话,恐怕后果不看设想啊!” “兄弟?” 宋威简惊叫一声,猛然间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咽了口水说道:“贺兰会长您可要想明白了,这些人怎么会是您的兄弟呢?我们秦皇门几天前还在和i您联手抗击这些人的进攻,如今您就打算和他们称兄道弟了?那我们两家的盟约算是什么呢?” “临时文件!” 贺兰荣乐颇为鄙夷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宋威简,嘴上不无得意的说道:“你回去从秦门主的手中拿出那张盟约看看,当时我们两家共同抗击的敌人可是黄府禁卫军,如今他们的领头人祖崇涯已经死在了秦门主的剑下,祖秉慧也呆在南山别墅等着黄世子的惩罚,我这个人就是好心,收留了这些无家可归的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这样做可不违背盟约啊,如果他们当时愿意投降秦门主的话,我相信秦门主肯定会很开心的吧!” “开不开心不知道,总之,养虎为患这个道理,我宋威简还是懂的的!” 无语的看着眼前洋洋得意的贺兰荣乐,宋威简真的觉得自己这一趟简直是要完蛋了,不但任务达不成,估计还要把更大的坏消息告诉给在固原城中苦苦等待的秦门主呢! “是不是养虎为患,我贺兰荣乐自有分寸,不用你这个小东西来教训我!” 听了宋威简的话,贺兰荣乐顿时感觉自己被冒犯了,气呼呼的指着宋威简的鼻子,正要怒骂的时候,忽然看到宋威简的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再看看贺兰荣乐的样子,宋威简忽然拱手对着贺兰荣乐说道:“会长大人,您刚才是不是说您的主力都去了定远城?” “额……对啊……那里也很重要的!” 贺兰荣乐傻傻的看着眼前忽然脸色一变的宋威简,正好奇的时候,后者忽然低声问道:“那,领头的是不是孙威平兄弟啊?” “没……” 贺兰荣乐正要顺口答应,忽然看到眼前的宋威简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虽然稍纵即逝,但是贺兰荣乐还是看的真切! “没有!” 贺兰荣乐忽然想到了什么,坚定的对着宋威简摇头道:“孙威平……兄弟,你刚才叫孙威平什么?” “没,没什么……我们之前一起共过事,都给秦门主看过门,所以叫一声兄弟,也没啥吧?” 宋威简的脸上露出一股难堪的表情,看着眼前愕然的贺兰荣乐,也不管他想不想要去固原城参加和秦门主的会谈了,直接起身说道:“既然贺兰会长的心意已定,那小的就告辞了,告辞!” 说完,宋威简就打算离开贺兰荣乐的堂屋,后者微微一愣,直接对着身边的南宫儿吼道:“拿下!” “是!” 南宫儿娇喝一声,冲到门前,将宋威简的去路拦住,似乎是感觉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被自己泄露了出去,宋威简转过身来,一脸无奈的对着贺兰荣乐摆手道:“贺兰会长啊,您不打算去固原城的话,也让我回去复命啊,您这是打算干什么啊?” “干什么?你心里清楚!” 贺兰荣乐怒不可遏的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宋威简的面前,怒气冲冲的叫到:“你告诉我,孙威平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多少?” “什……什么事情,我就是和他之前在城主府当过守卫而已,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了,我不过叫了他一声兄弟,贺兰会长,你不会在怀疑他和我们主母大人单线联系吧?这绝不可能,你知道吧,孙威平兄弟的爷爷去世之后,他就颓废了很久,要不是我们主母大人去劝……” 宋威简正要说着,猛然间捂住自己的口鼻,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后者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本涨红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进而有些发紫,然后不等宋威简说什么,气急败坏的贺兰荣乐忽然张口一口鲜血喷出,颓然的倒在地上,口中喃喃说道:“这天下我还能相信谁?” “我的演技是不是太好了点?” 惊讶的看着面前出气长进气短的贺兰荣乐,宋威简一脸茫然的思索道,眼前的南宫儿赶紧将地上的贺兰荣乐扶起,然后回身一脸悲痛的看着宋威简说道:“宋公子,你看我家会长已经是这个样子的,您就先离开了,固原城恐怕是去不了了!” “好好好!” 知道自己确实给贺兰荣乐气得不轻,宋威简也没有推辞,赶忙出门骑上马,从青龙谷当中一路飞奔而出,到固原城去给秦渊报信去了,与此同时,贺兰荣乐的脸上也充满了哀伤,看着抚摸着自己脑袋的南宫儿,一行清泪从眼角流出,整个人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样,瘫软在地上,几乎和中风没有什么两样了! “会长,那只是宋威简的一面之言,未必不是出门前秦渊说出来比您就范的,您可要放宽心啊!” 南宫儿的眼角也挂着两滴泪水,满脸痛苦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努力将他从地上拖到凳子上,正准备招呼人进来将贺兰荣乐送到床上的时候,浑身发紫的贺兰荣乐猛然间撑着自己的身躯站起来,晃晃悠悠的对着南宫儿说道:“别,别去叫人,我身上的伤病我清楚,调养一下就好了,这个时候断然不能让人知道我的病情,不然的话,裴夫人是压不住青龙谷中的黄府禁卫军的!” “好!” 南宫儿一脸哀伤的看着贺兰荣乐,低声答应,正要扶着可怜巴巴的贺兰荣乐回到房中休息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禀告:“在下迟杉督,有要事前来禀告会长大人,不知道能进去吗?” “让他进来!” 贺兰荣乐无奈的看着身边的南宫儿,伸手将自己嘴角的鲜血,擦干净,然后看了看洒在红地毯上的红色鲜血,不以为意的说道:“没事的,这点小状况我还是能够应付的过去的!” “嗯嗯!” 对着贺兰荣乐点点头,南宫儿伸手拍拍贺兰荣乐的脸颊,让他脸部的淤血稍微放松一点,然后就扯开自己的衣衫,将自己的头发打乱,匆匆忙忙的答应一声,到门口捂着自己的衣服,给门外的迟杉督打开门! “额……”看着南宫儿衣衫不整的样子,迟杉督的脸色顿时有些变了,惊讶的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贺兰荣乐,对着脸上微红的南宫儿低声说了声抱歉,然后进到屋里就准备给贺兰荣乐单膝行礼,贺兰荣乐慌忙挥手,对着迟杉督说道:“迟大人不用如此,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还不要紧!” “额,这个时候打扰会长大人的雅兴,真是抱歉!” 默默的站起身来,迟杉督的脸上也是一阵发烧,对着眼前的贺兰荣乐说道:“刚才我们一位兄弟从您的门前路过,听说您接见了秦皇门派来的使臣,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地啊?” “已经被我打发走了!” 贺兰荣乐的脸上写满了不愉快,不爽的哼咛着说道:“那厮太过狂妄,竟然说我收留你们是养虎为患,我当时就一肚子火,直接让南宫儿将他赶走了事!” “啊,那……那就没事了!” 看着贺兰荣乐不爽的样子,迟杉督嘴角露出一丝讪笑,慌忙点头答应,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贺兰荣乐的房间。...... 看到迟杉督主动离开,贺兰荣乐的脸色终于垮了下来,让南宫儿撑着自己的身体进到房间里面休息,南宫儿紧接着就让人将地上有鲜血的地毯换掉了,整个青龙谷也开始下起了漫天的大雪,似乎就故意不让贺兰荣乐的病情好转! 披着一身的血花回到了大家议事的地方,举得自己打扰了贺兰荣乐和南宫儿的好事,迟杉督一脸怨怒的走到了放着火盆的房间中,对着眼前一众老兄弟说道:“都是你们,让我去面见贺兰会长,结果呢?竟然打扰了人家的好事,你们啊!” 说着,迟杉督就坐在了火盆旁边,伸手取暖,也是到这个时候,迟杉督才发现,身边的兄弟们都看着自己不吭声,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身上有鬼变成?” 迟杉督怒不可遏的哼哼着,身边的老兄弟们忽然伸手指着迟杉督的裤腿说道:“迟大哥,你这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血?” 迟杉督微微一愣,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众人,低头一看,只看到自己穿着的白色裤子上,确实出现了血迹,而且还是星星点点的一大片,自己刚才只是跪倒在了贺兰荣乐房间的地毯上,起来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异常,回来之后,才发现了这一点! “对啊,这血迹是怎么回事?老迟?” 一个辈分不小的头目好奇的看着迟杉督,后者愣了愣,然后拧着眉头说道:“难道……难道南宫儿姑娘是处女不成?” “啥意思?” 周围的众人好奇的看着迟杉督,眼神中都写满了疑惑,迟杉督这才缓缓说道:“我进去的时候,南宫儿姑娘是裹着衣裳给我开门的,虽然贺兰会长端坐在座位上,但是却没有站起来,当时我就是对着地毯跪了一下,然后问明贺兰会长已经将秦皇门派来额使者打发走了之后,我就回来了,当时真没发现这血迹呢……难道说,南宫儿姑娘和贺兰会长这是第一次?” “那也不能在地上做啊,太不检点了……” 一名年轻的头目酸酸的说道,眼中却充满了羡慕,似乎正在脑补当时的画面。 就在众人的表情松懈下来的时候,一个翻山越岭而来的黄府禁卫军,却把一个惊天的消息送到了众人的面前…… (本章完)

秦渊猛然侧脸,将长老喷出来的鲜血避开,随后起身冷漠的看着长老:“想要逃?真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想要吸引我来这里吗?”

林琥文怒吼一声,挥动着手中的烈芷刀对着秦渊的小腿就砍了下来,这一刀来势凶猛,顿时让人感觉一阵难受,秦渊闻言微微一笑,不等右脚飞刀林琥文的胸前,整个人猛然间向前一顿,手中的梭型剑再次刺出,不过这次刺出的梭型剑却是沿着林琥文的反手处刺出,锋利的梭型剑和坚韧的烈芷刀在空中碰撞,一阵火花擦出的同时,林琥文也不得不放弃手中的烈芷刀,将自己的左手对着秦渊刺来的梭型剑抓去!

那双手臂上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凝聚,变得结实无比。

详情

湖蓝色搭配什么颜色高级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