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之夜到底谁是主谋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16

游戏之夜到底谁是主谋剧情介绍

。



不过他要看的不是这个,而是再想,上面有没有人这么看着自己?

…

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笃定,秦渊淡然的看着面前的扈少峰,后者微微颔首,对着秦渊拱手拜道:

“进去吧!”

“你内心知道就好,当年他打断你一条腿,承诺今后不会再对你动手,可是你以为他真的会放任你动他那个宝贝女儿么?”老者笑呵呵说道,只是这笑容也似乎带着一丝无奈。

秦渊无所谓耸了耸肩,人都是你们派过去的,只需要让他们出来认罪就行,还装什么为难?秦渊鄙视想到。

突然觉得好不公平,你一句话一个问题,我却要解释这么多。”



高层的那些人,一定会产生忌惮。

 “啊?这是?” 秦渊伸手将眼前的丝帛纸拿在手上,打开来一看,顿时明白了什么,看着钱苏子的双眼,只能苦笑说道:“算了,既然都已经木已成舟了,再处罚他也已经没有用了不是?” “那我还不能让钱庄柯上去揍他一顿吗?”钱苏子愤恨不平的看着秦渊说道:“那家伙明明已经知道了我父亲打算保举你成为朔方侯,朔方节度使呢,结果竟然故意在当场隐瞒你的战功,最后给了其他尚书们肘击我父亲的把柄,还让我父亲碰了一鼻 子的灰,顺便还挑拨了一番你和我父亲原本就紧张的关系,如此包藏祸心的行为,简直是天地可诛,我让钱庄柯揍死他都不算欺负他吧!” “不算不算……”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秦渊也只好出言安慰钱苏子说道:“既然你父亲都这么说了,那我们找沙鬼门再来一次不就好了,反正我们秦皇门欺负沙鬼门简直是手到擒来,现在沙鬼门虽然都逃到了沙漠当中躲避我们的锋芒,但是长冬漫漫,这群习惯偷鸡摸狗的家伙肯定会忍不住从沙漠中出来的,到时候我带着人尾随他们前进,找到它们的老巢再端掉就是了,到时候派我们的心腹之人前往,这朔方侯、朔方节度使 的位置肯定还是我们的,你放心吧!” “可是朝廷限定你三个月动身前往西域孤城驻守,六个月之内到那里啊,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的!”钱苏子一脸哀伤的看着秦渊,似乎对他说的话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秦渊闻言一笑,对着钱苏子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情我早有定案,不管朝廷打算如何,计划总比变化快,就像他们当初打算将南亭侯的 爵位送给贺兰荣岳一样,在贺兰荣岳找到血凤剑的当天晚上,这位野心勃勃的老东西就带着自己的野心死在了祖先的塑像前面,贺兰会也就此开始分裂瓦解,一直到今天无处遁形!” “还有耀州城!”钱苏子嘴巴一张,双眼看着秦渊,似乎在提醒着什么,后者淡然的点点头,沉声说道:“苏飞樱不是关键,贺兰华胥才是关键,我们要等待,等待贺兰华胥出现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他不打算并入我们秦皇 门的话,耀州城作为我们南下的门户,我们是拿定了!” “现在就应该告诉苏飞樱她的去留不是她说了算的,不然的话,这群人肯定会拖到三个月以后的!” 钱苏子咬着嘴唇,看着秦渊说道,后者闻言点点头,将自己的手从钱苏子的肩头拿下,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就照你说的办!” “你真好!”钱苏子咧嘴一笑,看着四周的雕花窗子,双眼目送秋波,伸出玉臂抚摸着秦渊的肩头,一脸温柔地对着秦渊低声道:“我不会带着孩子离开这里的,我要让我们的孩子在这里降生,在这里成长,我们不会分 开的,不会,永远都不会!” “我保证!”秦渊伸手握住钱苏子伸到自己肩头的右手,用自己细长的手指抚摸着钱苏子滑嫩的肌肤,两道剑眉微微皱起,轻轻的抿着嘴,黑色的瞳孔发出尖锐的光芒,望着钱苏子微微隆起的肚腩,坚定地说道:“我一 定会让我们的孩子降生在这里的,朔方侯的名号会冠在他的头上的,你放心吧!” “我爹爹也是这样想的,他知道我怀孕的消息之后,就一直对我送来信件,看来,知道自己的第一个外孙要降生了,老人家的心性终于转过来了!”钱苏子微微笑着,酒红色的双唇如同两片花瓣挤在一起,让自己的笑容当中充满了醉意,长长的睫毛下面黑色的瞳孔如同玛瑙一般透亮,闪烁着欣喜的光芒,如同牛乳一般的肌肤在透窗而入的阳光的照射 下仿佛镀上了一层辉光一般,在明媚的阳光下,仿佛天使一般! “也许是对你的哥哥彻底失望了吧?”秦渊淡淡的笑着,将右手上的丝帛纸拿起来,左手松开钱苏子的玉手,按住丝帛纸的另一端,将这张用料精致的丝帛纸在自己的眼前摊开,双眼看着上面的文字,低声念叨:“山林秋色动人,红叶如焰,如 此盛景,孤身享用,实在可惜,不知何年何月可享天伦之乐。闪舞小说网..” “我那不成器的哥哥啊。”钱苏子微微撇嘴,两道红唇仿佛要被洁白如玉的肌肤挤到嘴中一般,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右手从秦渊的肩头拿下,对着秦渊展露如花的笑颜,左手轻轻抬起,放在自己被乌发遮挡的太阳穴上,声音消怯道:“我累了,夫君你去忙吧,我休息一会儿就好,此时万不可责怪旁人,都是妾身一人主张,当时我心中愤恨,将行此事,钱庄柯尚且出言劝阻,估计执行也不用心,否则,吴澄玉那身脊骨,恐怕早就命丧 众人手下了!” “没事,我不会责怪他们的,不过是忠心办事罢了。”秦渊点点头,口中并没有多说什么,扶着钱苏子略显迟缓的身躯躺到床上,亲手为苏子盖上了被子,秦渊这才转身吹灭房中灯烛,出门让下人在外面小心服侍,然后就从回廊走到了厅堂当中,此时,闻得消息的钱庄柯已经到了厅堂当中,身穿一件单衣,赤着脚跪倒在地上,看到秦渊来了,身形更显局促,将脑袋深深埋在地上,带着懊悔的语气说道:“属下该死,请门主大人责罚,此事与郡主大人绝无关系 ,都是小人自作主张,用郡主大人的名号吓唬那些牢卒,一应罪责,属下愿意一人承担!” “你倒是个忠心耿耿的家伙啊!”秦渊伸手将手中已经有些发凉的手炉放在一边的桌上,让下人拿去重新装上烧热的碳灰,自己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看着眼前身着单衣,赤脚跪倒在地上的钱庄柯,目光一凝,挥手说道:“先去穿上衣服 ,我秦渊没有虐待旁人的习惯,你乖乖起来说话就是,难不成觉得少穿两件衣服我秦渊就会心疼你不成?” “是,属下不敢。”听到秦渊的语气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厉,钱庄柯在心底松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出厅堂,在门外将脱去的鞋袜和身上的盔甲棉袍全部套在身上,随后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来,从门口走进来,走到秦渊面前,正 要跪倒在地,却被秦渊伸手制止:“别跪了,我们秦皇门的兄弟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见人就下跪呢?起来说话吧!”说完,秦渊就伸手从随从手边将已经换好碳灰的手炉拿到了手中,看着站起身来依然低着头不敢大声说话的钱庄柯,嘴角闪过一丝讥笑,沉着嗓子说道:“既然来了,就说说是怎么回事吧,为何要下那么重 的手,吴澄玉和你有深仇大恨不成?说不上来,我就请钱郡主过来和你对峙了!” “是是是是!”钱庄柯赶忙答应,最怕的就是连累着正在怀孕期间的钱苏子,钱庄柯抬起头来,看着秦渊面无表情的脸,赶忙说道:“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和兄弟们喝多了酒,就觉得吴澄玉这厮确实无耻,如果不是他狼心狗肺的想要将李阙莨扶正,阴我们秦皇门一把的话,兄弟们肯定不用死那么多人去攻下贺兰荣乐把守的南门了,而且想起宋威尘兄弟和卫宣大哥这一死一伤两个人的事情,兄弟们心里就特别不爽,再加上大家刚刚失去了那么多兄弟,更是火起,然后才不管不顾的冲到地牢,那牢头打死都不同意,我们就诈他说这是钱郡主的命令,那人自然不敢阻拦,之后我们就痛扁了吴澄玉一顿,之后的事情门主大人 您老人家应该也知道了……” “就这么简单?”秦渊一脸狐疑的看着钱庄柯,疑惑的目光从眼中闪出,如同两道剑气一样射在钱庄柯的身上,后者微微一愣,看着秦渊皱起的双目,哭丧着脸说道:“当然了,这还能有假不成?门主大人,我是一个错字都 不敢说啊,您想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只求您不要迁怒于钱郡主啊!”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地牢里面呆上两天,感受一下那种感觉吧?”秦渊悠然一笑,站起身来,看着眼前傻了眼的钱庄柯道:“正好负责代理大牢事物的梅红玉前往安乐城劝降去了,你既然有罪在身,而且还和大牢关系密切,如今牢头身死,大牢中的秩序恐怕不好,你就先 代理此事,北城门的防务交给你手下那个叫彭玟怔的就好。” “额……好吧。”知道秦渊做出的安排,想要反悔是不大可能了,钱庄柯只能默默的点点头,将此事答应下来,秦渊看着钱庄柯像是扔到了水塘当中的旱鸭子一样无助的表情,心中顿时一乐,脸上却依然展现出不满的表情,低声警告道:“我这次去了大牢,那里面可以说是脏乱差到了一定的地步了,你去代理牢头这两天,可要带着人将里面彻底的打扫干净,不然的话,等梅红玉回来对我说里面的环境没有任何改善的时候, 我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的,懂否?”说完,秦渊就从厅堂的左侧耳门离开,留下钱庄柯一个人无语的看着眼前的红木座椅,深吸一口气,耷拉着脑袋,目光对着耳门外面的回廊看了一眼,心中哀叹道:“郡主大人啊,小的可是老爷安排过来保 护你安危的人啊,你可不能再坑我了……” 说完,就带着无比沮丧的心情从城主府中离开,此时,秦渊刚刚走到耳门外面不远处的签押房,打开帘子,第一次走进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情报处。 “谁啊?招呼都不打就敢进来,不要命了?”一个身材中等,体型超标的胖子背对着秦渊,感受到身后阵阵寒风吹来,顿时怒意丛生,连扭头都没有,对着秦渊就是一顿呵斥:“赶紧滚蛋,爷爷们忙着呢,将你的头儿给我找来,城主府里面的下人什么 时候这么不懂事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签押房。” 秦渊淡然的回应着,后者闻言一愣,转过身来,看着秦渊,高高扬起的手掌举在空中,看着两边已经跪倒在地上不敢吭声的下属,顿时傻了眼睛。 “啪!”一声脆响传来,五根指头印顿时出现在了胖子肥的发腻的脸颊上……这些人撞进大门之后,径直的冲到韩海身边,将他保护在中央。

这是秦渊此刻脑海中唯一的想法。



经过了一番交谈,老实巴交的席耘正终于忍不住将自己三个哥哥惨死的事情告诉了眼前的钱庄柯,听说席耘正就是祖秉慧派来拦截杀害松虢兰的杀手,钱庄柯顿时傻在了当场,看着眼前的席耘正,眼神中露出了异常复杂的表情!

详情

湖蓝色搭配什么颜色高级 Copyright © 2020